媒體中心

盾構維保團隊的苦與樂

時間:2018-12-05 瀏覽次數: ?【字體:

2018年123日,入冬的第一波冷空氣正在向徐州奔來,窗外,灰蒙蒙的天依然暗淡無光,人們都期盼這一波冷空氣的到來,吹走引起的工地停工霧霾和這十多天的陰沉。這天上午,徐州地鐵項目部會議室內,專家評審會已接近尾聲,隨著掌聲響起,徐州軌道公司的業主代表李新宣布,徐州地鐵二號線一期工程二物區間盾構始發條件驗收獲得通過,盾構維保團隊的領軍人物徐健健臉上露出了笑容。忙忙碌碌的這一個多月,“鉆探者一號”盾構機從接收、轉場、拼裝調試、直到再次具備始發條件,這一刻,徐健健心中的霧霾早已吹散,迎來明媚的陽光。

徐健健終于坐在我的辦公室,向我分享這一年多以來,他和盾構維保團隊的苦與樂。

“維保也是生產力,盾構機能不能玩得轉,你們太重要了,所以我覺得有必須把你們在徐州地下的“土行孫”式的生活拿出來曬一曬,先介紹你的團隊吧,在我的印象里,你們都是一幫年輕人。”我先說道。

“我們團隊一共11人,我算老同志了,我2013年西南交大機械制造及自動化專業畢業的,第一個工地在麻竹高速;還有兩名本科生,一個是水銀春,2016年畢業于蘭州交大,另一個叫王林剛,2018年剛入職,還有馬代等人,也都是九零后。”徐健健答。

“我先介紹下中國鐵建系統在徐州地鐵的盾構力量吧。可能你們光埋頭干活,對兄弟單位不了解。徐州地鐵盾構施工強手如云,他們均來自各局專業化的城軌公司,尤其十四局團隊更出自于大盾構公司,實力不容小覷。在這里,十二局的“神龍一號”,更是業績驕人,他們在不到兩年的時間里,6次始發,6次接收,完成5400米推進,創下單臺盾構月掘進458環,550米的新記錄。”我說。

“原來兄弟單位這么強啊,我還是第一次聽說,說明人家的維保力量也非常強大,我這感到壓力了。”小徐說。

“就是就是,維保能力也是核心戰斗力,當年二戰時,美國的約克城號航母,被日本打殘了,結果美國將這航母拖回,日夜趕工,僅僅三天維修,就將其滿血復活,隨即將約克城號投入到中途島海戰,一舉扭轉戰局,成為海戰精典。你們的維保力量同樣重要,甚至決定徐州項目盾構施工的成敗。你們有什么心得?”我問道。

“我們團隊年輕,經驗難免不足,但全力以赴,干勁十足。最開始推盾構的幾個月,我們經常后半夜還奔赴現場,處理設備故障,有時甚至通宵干。后來我們熟練了,慢慢積累維保經驗,這種情況才少一點了。”徐健健說。

我又問道“你們工作中碰到的最棘手的事是什么?”

“最棘手的事就是對注漿管堵塞的處理。全靠人工,用細鋼絲,水壓氣壓輔助疏通,堵一次通兩小時,嚴重時得耗半天時間。后來,我們查找原因,原來是徐州土質太粘了,造成出碴不順,皮帶跑偏,掘進進度也提不起來,時間久了漿液造成堵管。現在我們更換泡沫劑,改良碴土后流動性好了,刀盤也不易結泥餅了,速度正常了就少堵管了。”小徐答。

“搞機修,最辛苦的是哪一段?”我又問。

“一是大熱天,洞內又熱又潮濕,整個人跟水澆似的。其次是維修前盾上的中心回轉體,最辛苦,那里空間太狹小,整個人得蜷成一團才進得去,并且那里面密密麻麻地涂滿黃油,排一次故障得半天時間,出來后,人都站不直了。這樣有三四次。還有,臺車上水管破損后需更換,要趴在臺車頂上,那上面只有三四十公分的狹小空間。”小徐說。

“有沒有碰到最著急,還排除不了的故障?”我問。

“有啊,有一次,推進油缸的插裝閥故障,合同約定幫助維保的徐工凱宮技術人員也解決不了,急得夠嗆,后來,還是請了海瑞克的技術人員才得以解決。”小徐說。

“咱們徐州盾構,有了一次接收,現在是第三個始發了,你有什么經驗總結?”我問。

“正常應該一個月,從接收轉場到再次始發,我們拖后了五天,前面確實經驗欠缺。所以以后我要做一個接收轉場始發的細則,不斷補充完善,內容一次比一次全面,把問題提前考慮,效率提高,今后只會更快。”小徐充滿信心地說。

我又問:“在徐州,你們還碰到什么挑戰,可以總結的?”

小徐答:“盾構下穿故黃河絕對是挑戰,這要求設備必須真正的完好,不能在故黃河河道下面等著你停機做維保,這樣風險太大了,必須確保平穩順利通過。”

“對你的盾構維保團隊,你有什么期望?”我問。

徐健健說:“希望就是盡快成長起來,包括我自己。培養一個合格的盾構機修工,得兩年,而培養一個多面手,能面面俱到,熟練應對盾構機、電瓶車、龍門吊、鏟車、叉車、攪拌站等各種問題的機修工,得四五年,所以,我們都得多學習。”

“小徐,你們團隊這一年以來,有什么感人的事嗎?”我又問。

“有啊,有一陣子,上班通勤,我們要坐徐州的公交車,但是,因為在工地做盾構機維保,身上又是泥水,又是油污的,結果,這幫年輕人在公交上,都站著,有座位也不坐,都說是怕給徐州公交車坐臟了,”徐健健停了一下,接著說:“這說起都讓人感到心酸啊,他們可都是九零后大學生啊,家里條件也都不差的,可是為了事業,真不容易。”

“你們年輕人多,平時看著都很陽光很開心的,有什么愁事沒有?”我最后問道。

“愁事就是愁對象。”小徐直接地說:“一天兩班倒,大部分時間在洞里,暗無天日的,人際交往少,接觸不到什么人,所以,小伙子們都為找對象而發愁呢。”

分享完畢后,我感覺,徐健健的盾構維保團隊,他們既是一個生龍活虎、頗有戰斗力的團隊,又是一個有著各種苦與樂,不斷成長和進步著的群體。祝愿他們在徐州地鐵的日子里和今后轉戰長沙地鐵的歲月里,取得輝煌的成績。

(作者/徐州地鐵項目 田志波)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向日葵app下载ios网址,向日葵app下载iOS下载安装,向日葵app下载安装,向日葵app下载安装ios官方